散文優美散文

水潤五月

2018-05-15 本文已影響7963人  蕭月月

  阳光,水润一样,从遥远的天际,射出她艳美的光束,以独特的韵致,染绿着天空的蔚蓝,让鸟语花香,透着清澈,漾着希望,将五月的金黄,铺满着大地,使水潤五月,为这个季节不争的美好。

  風,漾著輕昵;雨,點滴到天明;人,眠著不覺曉;禾苗,擁有著別樣。如同晨起,那種感覺,仿佛就有著優雅的氣息,散漫而舒媛,逢上周遭,飄灑一份靜谧的光,安靜而透徹,清朗而舒媛,拂過時間的影,蹚過季節的坎,使你不知不覺,爲融入其內裏的親昵,呢喃著歌的謠,歌的笛。

  香是必不可少,處處都透著清溢的光,在若有若無之間,把清澈的空氣過濾,仙女般氤氲,輕盈般飄灑,加之搭配如花似玉的靓,其搖曳生姿,洇染一片,不斷令樹木花草的綠,把整個季節灑遍。

  徜徉,是水潤的癡;攬風,于手的飄,靜寂地,穿越,在如縷的眠愁,最終模糊起鏡象般的影,不斷地散落,散落又再落入塵緣。

  如水一樣的月,在太空盯著我傻笑,妩媚地,如有一絲少女的味道。鍾,這時,我仿佛聽見,遠方飄來:“明月幾時有?把酒問青天。月華潤如酥,嬌媚豔當洗。”那種韻致,讓我不由自主,輕輕高舉起酒杯,將酒向月兒澆去,她也仿佛已醉,不然她的那種輕飄,那種亮閃,怎會一下,又一下,鑽入雲層,又鑽出雲層,始終與我保持若離若合的距離。而我,卻是想若非非,仿佛擁有浸潤的心,在月的表面,風的吹拂,桂樹的馨香,飄著,漾著,漾著,飄著……

  癡是幸福的境界,那種快樂的心境,始終把凝伫置于筆端,讓千鈞重擔,閑散起如水漬浸潤的文字,收藏在自己的內,自己的心,自己的髓,漫入夢境的邊緣,任笑意盈盈,與月兒打情罵俏,湊趣把玩,宛若攬著的幸福,在花朵的彌漫中,沁潤肺腑,醉入塵泥。

  天,這時也顯出她的多情,可我不會。然,“可上九天攬月,可下五洋捉鼈,談笑凱歌還。”偉人的詩句,在這樣的時節,總是幽雅而富有魅力地出現。可,那月,就如伴著清亮的影,將光灑向大地,又將光束一團,瞬息之間,蹤迹全無。可我,卻反而醉在此地,口中喃喃自語:“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曹孟德的詩句,爲我們所謂的文人墨客,早就劃上了句號,“明月屬誰有?惟有心靈知;若能把盞飲,歌榭亭閣時。”

  哈哈,我不禁傻傻癡笑,那種笑,是苦澀,是香溢,亦或甜蜜。總而言之,統而言之,任臉靥挂上一絲笑意,卻爲自己永遠找不到的緣由,歌唱凝伫筆墨的文詞散句,大珠小珠落玉盤,何須直愛五月間。

  聚聚散散,離離合合,這樣地,有我們文人墨客作陪,潇灑的花,夏的熱,秋的葉,冬的陽,輪回相傳,恣意瀉去。

  還是讓自己靜定,將眼閉而又合,合而又閉,閑雲野鶴休閑去,歲月蹉跎我受之。沒有愁,惟有樂,樂是欣慰的主線,愁是意外的瞬間。這樣地,自己就思想起少年之時,不是有少女在向我投懷送抱,可那抱,卻是誘惑的種子,在將蕩女種植,而這一切,卻在自己面前,喪失掉威力,怨誰?誰也不怨。

  曆史的光,燃起了熊熊大火,五月,紅色的季節,水潤有余,可她卻演繹金黃一片,無聲勝有聲,長發飄呀飄,飄到少年的心裏,燃到村姑的內部,唢呐勁奏,是五月的心事,相伴男女相融的契合。

  世事蒼茫,青澀歲月,滄桑興衰,在我們這個時代,回響起過去的往事,酸甜苦辣麻,任辛酸摻半的喜悅,痛並快樂著,矯健如同少女之嬌羞。落了個金色收盡的大地,一片空空茫茫的世界,然,五月過後,那種六月的秧苗,卻是分外綠之又綠,染出了美麗漂亮的新天地。

  天是如此,地是如此,一切真正如此麽。可我知道,唇齒相依,絲縷的笑,總比哭好,但尋痕迹,卻是斑駁陸離地飛之而去,沒有半點落地生根的影,可熱,它正開始著呢。

  升,升起來,太陽正紅。早晨伫觀,是蓬蓬勃勃,沒有半點想陷落的迹象。可我的心境,還是若它一般,比任何時代都要高興,因爲這樣,我們就不會去撿拾秋的葉,晾曬冬的被,度過仍覺寒冷的初春。好的,我們還是不要去回憶過去,就是背叛也是一種光榮;但面對現實,卻是必須經過的時光;而展望未來,肯定爲奮鬥拚搏的旅程,這是一種和諧,更是一種美麗的憐愛。

  沈默,是我于風扇下茗香遐思的習慣,在我的五月裏占有著一席之地。仁者見仁,智者見智。只是在這裏,我已躲避開紅塵的喧囂與浮躁,去與古漢字架構起親呢的土壤,可隨著它的莅臨,又讓讀者朋友們去品評它的魅力,或是唾棄我的無能。

  世事無常,我們誰又能親自掌握住它。它就像一支發怒的奔馬,沒有能夠馴服于它。但還是有一個絕招,就是只要它跑得沒有半點力氣,它的停下,定會是不再怕環境的侵襲,爲閑散的優遊,散漫在芳草青青的草原。

  水潤五月,五月水润,何当共剪西窗烛,直画巴山夜雨时。雨,在五月,常是美的景致,愁也在这时为哀愁者的殿堂。然我没有,只是微微地于心之间,听着它的滴滴嗒嗒,写下一个又一个汉字,鲜活着呢。若是再有闲闯进,更会有故事情节,为那扰动的心绪,留下恍惚的影,宛若花蕊坠地,倏忽不见。

  生命在這裏表現出了特別驚奇的鮮活,是精神的,動物亦是活潑的,萬物更是飽含熱望。春回大地,與夏回活潑,總是遙遙相對,在那些曾經的過往,逝水流年,爲平淡的生活,澆鑄你我她的故事,其點點滴滴,又酣眠起下一個月份。

  徜徉于眼眸的角落,感歎起世事,五是無的音韻。紅五月,想起我們以前最愛記住的一個詞語。她的紅,是世間的陽光明媚,千帆過盡,詩也會眼底瀉流。可佛家,對于紅,卻是有著禅的意味,喜怒哀樂,悲歡離合,世間演繹的悲喜劇,深入民之心,文之字,流入曆史的塵寰,誤入塵泥,找尋不見。

  但,路是走出,也必須隨而消亡。亡去忘矣。遺忘的是什?心,也或其它,珍藏起歲月的扉頁,镌刻石的印迹,光陰似箭,荏苒著,如水般,爲海枯石爛的誓詞,銘記。

  我還是想笑,笑是我生命的主線。自己一生,從未享受過殘害別的滋味,相信永遠也沒有。如同五月的光,照徹過後,有喜,有怨,有怕,但它,卻是淡泊如常,爲生命,將光芒普照。

  生命的距離,有長有短,有強有弱。人生一世爲什麽?其實,就是爲活著的快樂,然,健康卻是前提,其它皆是虛無。真實地享有生命吧。這是我的五月,相信這也是所有人類的五月。

  醉意酣暢,潇灑若何?愛,在五月;恨,相信五月沒有。所以,自己的紅塵,與紅塵的自己,你要分析清楚,生不言悔,悔才不待你,珍惜生命,就是珍惜博愛,爲曾經,劃上圓滿句號。

  這時,我又心跳起來,不得不癡癡追問:幸福于我們,快樂于我們,是越離越遠,還是越走越近?不啻有,會去作出回答。

  水样般地,我们的五月,文字如新,感觉若旧,月儿与地儿,朗照起相对的一对情侣,可内里,已是醉意阑珊,流下了丝丝泪滴,是汗么?是泪么?或是其它!相信,水潤五月,正在开始,已是泛滥一片。

下一篇上一篇

猜你喜歡

熱點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