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故事新編

永恒公團 第二章

2018-05-12 本文已影響4028人  彼此彼此

  洛南溪谷…

  當星穹踏入洛南溪谷的原始森林之時,眼眸中頓時映入各種千姿百態的古木奇樹,幽涼的溪水穿流在布滿青苔的岩石裂縫與枯澀的灌木之間,溪流盡頭是一湖清淺見底的澄淨水潭,嶙峋陡峭上一道小型瀑布源源不斷有著水流噴湧而下,濺起一陣水花,撲面襲來一股沁人心脾的清新水汽,飄溢在斑駁的陽光中,尤爲夢幻,小溪清幽,風起葉落在空中靜雅飄搖,這種令人心曠神怡的景象,仿若連那煩躁的心神都是變得靜若止水。

  頭頂上方是高聳入雲的參天大樹,陽光穿透缜密交錯樹梢傾射而下,細碎的光斑映襯出星穹那張俊逸的小臉,他一襲暗藍衣衫臉色謹慎,小心翼翼的輕緩著腳步,踏在泥面之上傳來一陣松軟,手中緊握冰冷的精致匕首透露出一抹鋒利,這把匕首在星穹手中曾經破開過數頭凶狠的一級靈獸頭顱,此刻,星穹四處巡視著,正在尋找著落單的靈獸,希望能夠捕獲一只肥美的靈獸,可以令得族人飽餐一頓。

  “噓…”星诩站在不遠處的樹木旁,對著星穹那身影,嘹亮得吹了聲口哨。

  “怎麽了…”星穹一愣,回轉過身望著星诩,疑問道。

  “星穹,你不覺得奇怪麽?”星诩瘦小臉頰上皺著眉頭,壓低了聲線說道:“這裏太安靜了…”

  “確實安靜的可怕!”星穹微眯著眼睛,一年多的狩獵經驗感覺他,這裏似乎發生過什麽,平時洛南溪谷的原始森林不僅靈獸橫行無忌,而且還時常有著一些零散的傭兵巡視捕殺靈獸,以獲取獸魂晶去鎮上換成金幣或換取修煉物資,可是此刻,巡視半天別說傭兵的身影了,就連靈獸的蹤迹仿若都是消失了,耳邊傳來得盡是溪水潺潺流淌的水聲,連隱匿樹梢中的小鳥清脆啼叫都沒有,以前可是每一處角落都能聽到的。

  “呵,沒想到你平時看似沒心沒肺的樣子,這次倒是機靈!”星穹一笑,淡淡得說道。

  “好歹我也是個修煉者。”聞言,星诩仰起尖瘦的下巴,嘚瑟道:“雖然不及你這天生的靈者,怎麽說我也具備了八紋淬脈的實力呀!”

  “優秀!”星穹撇了撇嘴,把匕首別回腰間,無奈道:“都說了,我的靈力不是天生的!”

  對于這個天生靈者的話題,星穹似是不想與星诩再爭辯,再多的辯解也無益,畢竟星穹也是一頭霧水,隱隱記得大長老說過,似乎在十歲之時,自己的魂海的曾被人抹除過,隨後被母親強行使用一塊神秘的結界石重新塑造出魂海,最終挽救回自己的性命,然而母親卻是因爲神魂力量透支枯竭而隕落了。

  而當星穹醒來後,便是發現體內的靈氣已經轉化爲充斥全身的靈力了,而丹田之中一顆緩緩流轉的靈珠散發一股渾厚的靈力,這一切都與修煉開初的淬脈期截然不同,翻天覆地的變化意味著自己已經邁入靈者級別,成爲永恒世界中真正的修煉者了。

  “兩年了…”凝視著遠處樹木簇擁的陰暗處,星穹莫名的感慨道。

  星诩一旁看著星穹愁然的模樣,心中暗暗道,現在的少年都喜歡這樣裝深沈麽,嗯,難怪星族那些花癡少女總是喜歡盯著這家夥看,我也長得不賴呀,難道是深邃顯得成熟些麽,嗯,很有可能!

  “哎,你去那幹嘛…”就在星诩回過神來時,蓦然發現星穹已經爬上了不遠處的山丘之上,直直發愣,頓時好奇得追了過去。

  攀爬上山丘之時,星诩紅潤著臉龐,喃喃自語:“星穹你發什麽呆呀?若是今天還狩獵不到靈獸,恐怕會被星濡那群家夥笑死了!”

  星诩擡起頭瘦小的臉頰,望著一動不動臉上盡是震撼之色的星穹,頓時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肩頭。

  星穹依舊不出聲,只是指了指前方…,星诩不禁被星穹得模樣搞得有點莫名其妙,循著他的指向望去,瘦小的臉龐駭然變色。

  下方,方圓數百米皆是狼藉一片,數不清的樹木與巨石被撕成碎片橫插大地中,即使是那堅硬的岩石峭壁上也是布滿著一道道蛛網般裂痕與淩厲的刀痕,極爲駭人,這裏似乎經曆了一場強者之間的戰鬥。

  “這肯定是大靈士之間的戰鬥,只有那種級別的強者才有可能造成這樣的攻勢!”星诩瞪大著眼睛,震驚不已的叫喊著。

  “噓…”星穹都是被他那刺耳的尖叫聲,嚇了一跳,緊忙制止了他,說道:“小聲點…”

  “看那…”星诩跳了下去,走到那狼藉之地中,那裏的大地似乎被某種蠻橫的力量砸出一道數丈大的深坑,這種攻勢,正是大靈士級別的強者傑作。

  “似乎還有靈術的波動,起碼是靈級大靈術!”星诩眼眸掠過一抹火熱,渴望得舔了舔嘴唇,他曾經看過大長老施展過這種級別的靈術斬殺過一頭三級的靈獸,那可是媲美人類大靈士的存在了,被大長老一招抹殺,可見這種靈術的可怕之處。

  星穹也是擔憂得跳了下去,跟隨而上,嗅著充斥在空中狂躁得靈力波動,發現星诩說得沒錯,確實是靈級大靈術的氣息,這家夥倒是靈敏,居然還能發現如此細微得動靜,看來他父親倒是沒少在他身上下功夫了。

  不過這兩名大靈士爲何會在此地發生了戰鬥,這種級別的強者即使在城鎮中也是一方霸主的存在,而且身懷靈級大靈術的大靈士更是罕見,即使是星族的族人也屈指可數呀!

  “算了,找找附近有沒有被戰鬥波及而冤死得靈獸吧!”搖了搖頭,星穹摁滅了腦海中的想法,畢竟那種級別太過于遙遠,可是比靈者整整高出兩階的境界呢,現在自己距離突破小靈士也是遙遙無期,更別說大靈士了。

  “趕緊吧,天快黑了,我們得在日落之前趕回峽谷。”望著那站在布滿裂痕的峭崖面前,一臉向往之色的星诩,星穹只得催促道。

  “好吧…”星诩百般無奈得說道,不舍得移開腳步,向著周遭巡視著。

  星穹無奈得搖了搖頭,若不是需要趕回峽谷,他都懷疑這家夥恐怕准備在這裏睡了。

  巡視著四處,什麽都沒發現,到處盡是些被砍斷的巨石與木碎,連蒼蠅都沒有發現一只,更別說靈獸了。

  星穹只得往著深處的叢林走去,入眼一片繁密的樹林,踏在繁密的草叢上傳來一陣窸窸窣窣得摩擦聲響,陽光穿透不進上方重疊簇擁得樹梢,所以這裏比較陰暗,也陰森得可怕。

  星穹拔出冰冷的匕首,那武器在手得實在感方才令得跳動加速的心頭,安穩了一些,輕緩著腳步,緩緩邁動在樹林之中。

  “嗖…”

  一道很快的破風聲清晰可聞,速度很快,甚至來不及反應,電光火石間那東西就一閃而過,星穹眼角僅僅瞥見一抹白影罷了,但他肯定那是靈獸,是有尾巴的靈獸。

  “星诩…”那東西的速度太快,過于敏捷,星穹沒有辦法獨自一人捕捉,得把星诩喊來聯手方才有可能。

  然而,喊了幾聲,確實發現星诩猶如消失了一般,沒有了回應,星穹不禁眉頭緊皺,手中緊緊握住那把鋒利的匕首,周遭安靜得異常詭異,星穹只能聽到自己那急促“嘭嘭”心跳聲。

  “星诩…”

  這次依舊沒有回應,星穹只覺得自己的心髒越跳越強烈,星诩的消失令他心頭一抹恐懼瘋狂滋生,這麽多次的狩獵,唯有這次是如此怪異,充滿著異數,眉頭越發緊皺,危機的氣息也是越來濃郁,這一切似乎都發生得太過突然…

  突兀,那道白影再次自星穹身後竄掠而過,速度極快,猶如鬼魅,帶起一陣野草摩擦聲…

  “誰!”星穹臉色大變猛然回轉身,手中匕首空中一晃,怒道:“少在這裏裝神弄鬼!”

  “呵呵,倒是敏銳,居然能夠發現疾紋狼得蹤影!”此刻,一道冷冷的嘶啞聲音傳來,令得星穹身軀一僵,腳步後退了幾步,眼神不斷掃視著四周。

  直至那人自陰暗處走出之時,星穹方才能夠看到他那張瘦骨嶙峋的臉龐,只見來人一襲森綠衣袍,手持一柄長劍,上面似乎烙刻著某個家族的獨特印記,在他身體周遭不斷有著淡薄的靈力外泄而出,似是無法完美掌控自身的靈力,說明此人也是一名靈者級別的修煉者。

  “靈者!”星穹微眯著眼眸,體內的淡薄靈力緩緩流轉起來,擡起手中的匕首,臉色忌憚的防範著那個綠袍靈者。

  綠袍男子倒是一臉玩味望著臉色緊張的星穹,猶似一只遊戲著獵物的獵人。

  “小子,難道沒有人告訴過你,不要把背後留給敵人嗎?”

  星穹驟然一驚,身後傳來另一道冷聲,卻是來不及反應了,感覺到腦後似是被硬物撞擊劇烈一疼,眼前一黑瞬間昏厥過去了。

  “嘭…”

  星穹倒在地上,發出一道沈重的聲響,露出身後那個同樣綠袍的偷襲者,同樣是一名靈者,他們似是都來自于同一個家族,胸口位置都刺繡著一個獨特得標志。

  “呵,這小子倒是比剛才那個還要敏銳呀!”,偷襲者露出一口熏臭的黃牙,陰冷的笑著,在其大腿上一把鋒利的匕首深深插入著,猩血的血液自其中不斷流溢而出。

  偷襲者臉龐凶戾的舉起手中的長劍,就欲給昏迷過去的星穹一個深刻的教訓之時,另外一個綠袍的男子長劍猛然一挑,擋下了偷襲者揮下的劍刃,喝道:“住手,這些孩子都要送去給古巴大人的!”

  聽聞,古巴大人此名之時,那偷襲者眼眸掠過一抹恐懼,狠狠地撇了一眼他,方才作罷。

  似是憐憫的望了一眼星穹,那偷襲者露出一張陰森森的笑容,猙獰道。

  “小子,你會見識到地獄的滋味!”

下一篇上一篇

猜你喜歡

熱點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