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情感故事

如果走,請走遠一點

2018-04-27 本文已影響4827人  沐夢羽

  多年过去了,他已经不记得她的样子了,却还记得那天分别时她说的话:“如果走,請走遠一點。”他这一走,就走出了她的世界,走完了他们的一辈子。

  “小芸,我,我在忙,你沒事的話,我挂了啊。”他看著不遠處言笑晏晏的女子,既心虛又急切地挂掉了那頭的電話,他整了整衣服,端著一杯酒走向那個他暗戀多年的女子。雖然他已經有了個知心的女友,可是眼前的她還是讓他心動不已。

  他在心裏對女友說了好幾聲對不起,便朝那“明月光”走去。幾番推杯換盞下來,他得知了她剛從國外回來,她一直沒有男朋友,好像在等著誰!他越想越激動,她肯定是還在等著自己,想當初要不是她出國了,他們早就入雙成對,又怎麽會……他失神的搖了搖頭,酒精侵蝕了大腦,疼痛感慢慢襲上來。

  他無力地坐在了沙發上,“怎麽,建宇?”那個她關心地看著他,他心裏一陣溫暖,他搖搖頭示意自己沒事,還想站起身來和自己的女神喝酒,結果剛站起來就天旋地轉。再醒來,看見的卻是知心的女友——周小芸。他有些失望地看著除了周小芸以外的空病房,她怎麽不在了?

  “你怎麽了?是不是找你的同事,那個很漂亮的穿黃裙子的女孩嗎?”聽見周小芸的問話,他忘記掩飾了自己的急切,“她在哪裏?”看見周小芸的愣神,他自以爲平靜實則激動地問:“我說她是不是還在這兒?”

  看著男友期盼的目光,她收拾被子的手頓了一下,隨後她很自然地回答:“沒有,她回去了,你暈倒後就走了……”和你的同事一起走了。周小芸勉強的笑了,但是他並沒有看她一眼。

  聽到了那個她走了後,他就沒有興趣再聽後面的話了,他把自己捂在被子裏,以是他沒看見一向愛笑的女友的異常。

  從那次暈倒後,周小芸就很注意他的作息,還常常爲他煲了湯送來公司,公司裏的人都說:他燒了幾輩子的高香,才找到這樣一個好女友!若是以往,他肯定會趁機嘚瑟,可是這會兒,他的心早就放在那個她的身上了,哪有功夫來回應他們的打趣。

  家裏的父母又打電話來催他和小芸結婚了,他總說:再緩緩,再緩緩。家裏逼得太急,索性,他讓周小芸來接電話。剛開始,他還會幫著她“出謀劃策”,怎樣應對父母;後來,他幹脆就讓她一人面對,而他則專心地關注起那個她來。

  今天,她穿了一條白裙子,真好看!他心裏這樣想著,又拿出自己多年前爲她弄的繪畫本,拾起畫筆,開始描繪她的樣子。高中時期記憶的那個她,工作認真的她,自信大方的她……短短幾個月,他已經爲她畫了上百幅畫,作爲女友的周小芸卻從沒享受過這個待遇,他心裏有些歉疚,想著以後他們還有的是時間,他也會爲小芸畫的!就在這樣的自我安慰下,他心安理得地沈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太好了,小芸,今天我真是太高興了!”他興奮地抱著周小芸,不僅僅是因爲那個她要留在這裏的分公司工作,還因爲他無意中投的畫稿得獎了,雖然是不知名的獎項,但他還是很高興;畢竟他曾經的夢想就是當一名畫家。

  一陣激動過後,他終于察覺懷裏人的不對勁,“小芸,小芸,你怎麽了?”他一看懷裏的她已經昏迷了,趕快把她往醫院裏面送。

  “醫生,我女朋友她怎麽樣了?”

  “你還知道那是你女朋友?早知道,幹嘛去了!去把費交了,讓護士給她輸點營養液就行了。”醫生念念叨叨把他趕出了門外。

  待他們從醫院回來已經是晚上了,等他洗好澡出來就看見她拿著自己的繪畫本,他幾步上前去搶了過來,“你在幹什麽?”一不注意把她推得好遠,他反應過來後有些尴尬,她卻像沒事人一樣,只問了句“原來你還會畫畫!”,便轉身回到房間睡覺,他心裏感覺怪怪的但也沒多在意,自顧自的去睡覺了。

  他以爲周小芸是無論如何都不會離開自己的,就算天塌了,她還是會留在他身邊。可是這次是他猜錯了!

  第二天一早,周小芸就收拾了東西,她沒有吵也沒有鬧,就這樣安安靜靜地離開了。他起床去上班也沒有發現她走了,還是去到公司發現那個她被調走了,才想起了還有一個周小芸。

  回到家,他無奈地解開領帶,叫周小芸,可是怎麽叫也不見動靜,他才起身去到她的房間看了看,卻發現她已經走了。櫃子的那些她常穿的衣物沒在了,他曾經心血來潮給她買的裙子在那裏孤零零地挂著。

  他的第一反應是:她去出差了。他沒有打電話向她確認,因爲他知道:周小芸離不開他。他就這樣有恃無恐地損耗著周小芸對他的愛意。

  就這樣晃晃悠悠過了半個月,直到……一條短信的到來:

  “明天上午十點,老地方見。”

  這是周小芸的電話,她在搞什麽亂七八糟的!老地方?什麽老地方?不知道。不對,他好像知道在哪?周小芸還是回來比較好,她回來,他就原諒她,明天去一次好了!他在心裏這樣對自己說。

  第二天,天下著雨,他打著傘來到了他們的大學側門,那裏開著幾朵小黃花。他等了一會兒,終于等到了她。“劉建宇!”他回頭就看見身著一身黃裙拿著一把白色雨傘的她站在樹下看著他,恍然他們多年前相遇時的情景。

  他回過神了,“周小芸,別鬧了,我們回去吧!”他伸手抓住周小芸,被她躲開了。“劉建宇,你說下雨天和分手是不是很配呢?”她調皮地說起了和電視上某巧克力廣告相同的話,可內容卻讓他大驚失色,“你胡說什麽呢?”他故作不耐煩以此掩飾自己的緊張。

  周小芸没有回应他,反而抬头看了看天,自言自语道:“看来老天爷也同意了。”她看起来有些悲伤。她深深吸了口气,直视着他的双眼:“刘建宇,我们分手吧。”周小芸的表情坚定。他有些慌了, “小芸,你肯定是在和我开玩笑。”他笑着说,他心里告诉自己不能慌,周小芸肯定是骗自己的。但他的神情却出卖了他,她看着他,慢慢地摇起了头。

  “那是爲什麽?我”他所有的話在目光再一次接觸到她的裙子時,就全部咽了下去。“我,我可以解釋,不是,那不是……”他心虛地低下了頭,“劉建宇,你走吧。我放了你,你走吧。”

  他看着她有些欲言又止,在她的无声催促下他转身慢慢离去。“刘建宇!”他蓦地停住,“如果走,請走遠一點。”

  還記得當時他說“雲寶,如果我以後背叛了你,你怎麽辦?”她是怎麽說的,對了,她說:“我肯定把你揍得鼻青臉腫,叫叔叔阿姨都認不出你!哈…哈…哈,劉建宇大笨蛋!”你怎麽不來揍我啊?小芸?他轉身看著雨幕中漸漸走遠的她,心裏這樣問道。待她的身影消失了,他才想起了她最後一本正經的回答:“如果真的發生了,我會請你走遠一點。”

  “有多遠?”他玩笑地問道。

  “走出我的世界,走出我的心底!”

  那時只是一句戲言罷了,他這樣期冀的想著。可上天注定他等待的是一場人去樓空,那天後,他像是開了竅般,積極地去從來沒去過的她的公司,等他找到她的公司時,她早已經辭職離開了。

  翻遍手機通訊錄和同學錄,他才發現原來他了解她的這麽少,他想起曾經打過的她的老家的電話,他翻了許久後連忙撥了出去,他緊張的屏住呼吸,結果:您好,你撥打的號碼是空號……他挫敗地坐在了地上,這時他又想起了他當時賴皮地問她:“如果我不走遠一點,就要纏著你怎麽辦?”她笑著的臉突然平靜了下來,就那樣靜靜地看著他,“那樣,我會走遠一點,消失在你的世界。”

  她就這樣在他的世界消失了,沒有一絲痕迹,就像他從未見過她一般,慢慢的,在家人的安排下,他和另一個女孩相親,然後步入婚姻的殿堂。隨著年齡的增加,她的樣子也在他的大腦裏模糊、消失。

  现在他靠在椅子上,耳边又响起了那句:“如果走,請走遠一點。”他的手慢慢垂了下来

下一篇上一篇

猜你喜歡

熱點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