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感人故事

丁香永存

2017-04-20 本文已影響5824人 
丁香永存

  2004年,一首叫《丁香花》的網絡歌曲感動了中國。這首歌的作者和演唱者名叫唐磊,是深圳的一個網絡歌手,各大媒體把他譽爲“刀郎之後,中國第二個‘自下而上’的紅歌星”。然而,你可曾知道,在這首歌的背後,有著一個比丁香花還要淒美的故事——

  “多麽嬌嫩的花,卻躲不過風吹雨打”

  曾梦捷是个苦命的女孩。1984年1月26日,她出生在浙江省温州市泰顺镇,刚落地不久,父亲就撒手人寰。她自幼体质羸弱,不久就生了一场大病。母亲无奈把她送到远在四川达州的伯父家。经医院检查,梦捷得的是严重肺炎并发脓肿,虽经抢救保住了小生命,可右肺部分已呈坏死状。 从此,伯父就收养了这位苦命的小女孩。她管叫伯父“老爸”,伯母“老妈”。这个家的每个成员都对梦捷关爱有加。她每天都要吃很多种药,依她自己的话说,是“一桶一桶地吃”。就这样,她被“一桶一桶”地灌养到了12岁。

  1996年夏天,在外地上學的哥哥回家看母校的老師,歸來時突遇大雷雨。哥哥打電話回家要雨傘。夢捷知道後,提著傘就沖進了傾盆大雨中。沒想到這次淋雨竟把夢捷推向了死亡的邊緣。當天晚上,她就咳個不停,一咳就吐血,一咳就昏死過去。家人立即將她送到成都搶救,她的右肺被全葉切除,成了一個地地道道的殘疾人。

  那時夢捷已在達州一中上初中,完全明了自己是怎麽回事了。她也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知道了自己的身世。起初她絕望、哀傷了好一陣子,時日一長就把生命看得淡了。她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原本就好靜的她在老媽細心呵護下,多數時間徜徉在書海之中。

  夢捷每天只去學校上半天課,但成績卻出奇地好,不爲別的,只爲“老爸老媽”爭氣,不辜負他們的養育之恩。至于上大學,她說:“我這種朝生暮死的身體,光體檢就無法通過,還談什麽考不考?”這種先天性的失落讓她常常長時間站立在陽台上,幽怨的目光總是濕漉漉的。

  特別是2002年8月5日到成都例行檢查的結果出來後,夢捷更加沈默寡語了。她的痼疾已經影響到心髒,她知道“那一天”快來了,她已經聽到了生命倒計時的滴答聲。

  老爸老媽打算送她到北京治療,可她堅決不同意。“爲什麽你這樣倔強?爲什麽不肯治病?”“老媽”問。“你們再要逼我治病,我就去死!”一家人都不敢吭聲了,其實誰都明白小夢捷的良苦用心:她不願再麻煩這個家庭了。就在夢捷生命最後的時光裏,她無法去上學了,只好呆在家裏,難捱的時光就像地平線一樣漫長。

  哥哥很愛妹妹,夢捷的病是他心頭最大的痛。每次放假回家,他都不敢面對妹妹那雙幽怨的眼睛。妹妹那般有才華、那般有愛心,可沒有未來——她快要死了。

  他想給妹妹做點事,讓她忘掉病痛和死神。2002年9月4日,哥哥用暑期打工掙的錢給夢捷買了一台電腦。他告訴妹妹:“這裏面有一個多彩的世界,你進去看看吧。”

  “多麽憂郁的花,多愁善感的人啊”

  夢捷成了一個網民。也許是緣分吧,她第一次上網就點開了碧海銀沙語音網,來到了著名的“美文之聲”朗誦大廳。這裏集中了很多朗誦藝術家和愛好者,還有很多作家詩人也在這裏開有專欄。夢捷一下就喜歡上了這裏,喜歡這裏的儒雅自由的氣氛。

  夢捷結識唐磊純屬偶然。那時,唐磊已經從山東建築材料工業學院畢業了,分配到深圳水務集團工作。他利用業余時間從事音樂創作和表演,是網民中很有影響的網絡歌手。2001年10月的一天,在無意中,他來到了“美文之聲”,隨便取了一個網名“落雪飛花”進去了。恰巧,夢捷在裏面,他的網名立即引起了她的注意。夢捷覺得“落雪飛花”好美,立馬贊歎道:“你的名字好有詩意!輕盈灑脫,寓意超絕!”

  唐磊自然得意。他可能是想考考她,故意問:“爲什麽?詩意表現在何處?輕盈在何處?寓意在何處?”

  夢捷微微一笑,娓娓道來:“宋人有‘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和不似都奇絕’之詞。從詩詞平仄來說,落雪飛花,仄仄平平,讀來語音清揚,清壯頓挫,能動搖人心,好聽!從詞義來看,這名兒讓人遐思翩跹,好意!”

  唐磊頓時愣住了,半天回不過神來。他自然明白網上“高人”多的是,但像夢捷這樣把他的化名信手拈來分析一番的卻還從未有過。他望著夢捷,想叫聲好,無奈找不到恰當的言語。夢捷又“說話”了:“我很喜歡這種情愫——好淒美的境地。飛落雪花一片,捧于手中,待欲細看時,早化爲瑩瑩水珠一滴。讓人心悸,讓人心傷。”

  從此,夢捷與唐磊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

  有一次,夢捷與唐磊聊天,說到自己最喜歡的花。她說最喜歡丁香花,可唐磊不以爲然。夢捷告訴他,那是一種紫色的小花,非常漂亮,象征愛情。旋即,唐磊說:“你何不給自己取一個網名,就叫丁香吧。”

  這句話一下點醒了夢捷。在她的生命裏,會經常出現一個夢,夢中會出現一匹漂亮的小白駒,一直在召喚她。小白駒一路奔跑,從這世界一拂而過,在落霞裏奮蹄向西,最後的目的地是一座長滿了丁香花的墳地。這使得“丁香”這個名字頓時有了一層淒美的意味。她打心眼喜歡這個名字。

  從此以後,夢捷變成了網絡世界裏一枚結著美麗愁怨的丁香。

  丁香成了唐磊心中的一個期待。他幾乎一有時間就來到“美文之聲”,一見到丁香,他心裏就會莫名湧起一陣溫暖。但他壓根沒有想到,丁香是一個病入膏肓的絕症患者,一個在聆聽自己生命倒計時的垂死生命。他依然與丁香開著玩笑,嘻嘻哈哈,逗得丁香會開心地大笑起來。其實,她的笑容是強裝出來的,疼痛難忍時,她蒼白的臉上冷汗直淌,但依然挂著一絲艱難的微笑。事實上,丁香多次在電腦前昏到,多次在鍵盤上咳血。

  唐磊也搞不懂丁香,明明在說話,卻突然咳嗽起來,然後莫名消失了。有一次,唐磊很不開心,一家唱片公司說好與他簽約,可又突然變卦了,讓他心間“暗無天日”。他給丁香說了一大堆委屈話,末了還連問了十幾個“爲什麽”。丁香一直微笑著聽完他的話,沒有說什麽,只是給他送了一首叫《凡事感激》的小詩:“感激傷害你的人,因爲他磨練了你的心態;感激絆倒你的人,因爲他強化了你的雙腿;感激欺騙你的人,因爲他增進了你的智慧;感激蔑視你的人,因爲他覺醒了你的自尊;感激遺棄你的人,因爲他教會了你該獨立。凡事感激,學會感激,感激一切使你成長的人!”

  讀完這首詩,仿佛一抹陽光透過窗棂,唐磊心裏豁然開朗了許多。他突然有了一種想見見這個如“丁香”一般奇絕女子的念頭。他連忙問她在哪裏?丁香咯吱一笑:“我在網上。”唐磊沒轍,又問:“你多大?”“你覺得我多大就多大。”“那你就是一個老太婆,有80歲了。”

  這句話讓丁香沈默了,久久不回答。電腦前的她已經是淚流滿面,她真想活到80歲,哪怕活一半也行,可命運不會給她這麽長的時間了。醫生斷言,她活不過20歲。

  在後來的接觸中,唐磊明顯感覺到這個女孩不一般。經常在通話時候,她會突然不說話了。唐磊長時間地等待,QQ發了無數個,UC也發了無數個,依然沒有回音。而她的QQ和UC始終沒下線,依然鮮亮地擺放在那裏。唐磊隱隱約約覺得有大事發生。這之後,很長一段時間丁香沒有出現在網上,她就像一陣風莫名地消失了。

  在這期間,唐磊的歌唱創作已漸有起色。2003年10月他代表深圳參加了全國校園音樂先鋒原創歌曲比賽,還在深圳雨花音樂西餐廳舉辦了個人作品的演唱會,已經有唱片公司頻頻和他聯絡。

  “那墳前開滿鮮花,是你多麽渴望的美啊”

  2004年1月27日,丁香突然在網上給唐磊發來一個問候,很不好意思地問他在哪裏。

  唐磊那時正在北京,在一個錄音棚裏錄制新歌。

  “我想見見你。”唐磊覺得奇怪,忙問她在什麽地方。

  “我在北京大學附屬醫院。”丁香在北京?還在醫院?一種不祥之感湧上唐磊的心頭,連忙問:“你生病了嗎?”

  “你見了我,什麽都清楚了。”事後唐磊才知道,丁香是專門來北京找他的。原先她死活不同意老爸老媽把她送到北京治療,後來,聽說唐磊去北京錄歌了,她于是就順從了老爸老媽的意思。其實,趕赴北京,她只想在生命的最後時光親眼見見唐磊。

  見面在溢滿丁香花氣息的病房裏,沒有擁抱,沒有親昵的問候,也沒有初見時的羞澀,他們就像久別重逢的老朋友一樣握了握手。丁香蒼白的臉上挂著淡淡的微笑,眼睛很好看,目光很清澈。唐磊看著她,百感交集,心中自有萬語千言,卻不知從何說起。

  丁香的老媽悄悄告訴唐磊,丁香已經不行了,醫生下了病危通知書,死神就在這幾天降臨。望著丁香那笑靥如花的臉,望著那雙清澈透明的眼睛,唐磊心裏有一種錐心的疼痛。似乎在自言自語,丁香安慰唐磊:“我早就不怕死了。今日種種,似水無痕。我會進天堂的,因爲我有你的祝福,有你的歌。”這句話讓唐磊淚如雨下。

  隨後的幾天,唐磊一有空就去醫院看望丁香。那時,他正在籌劃他個人的第一張專輯,搞了很多方案均不理想,特別是專輯主打歌一直沒有眉目,忙得焦頭爛額。丁香很心疼唐磊,也替他著急。她托老爸去書店買回很多書,想給唐磊哥哥提供一些靈感。有一天,她在一本楹聯書裏找到了一個故事,讀後非常感慨,急忙打電話叫來唐磊。

  她講起了書中這則故事:古時,有個年輕書生赴京趕考途中,愛上了一個店主女兒,兩人情投意合。不料店主氣憤之極,責罵女兒敗壞門風,姑娘哭訴兩人真心相愛,求老父成全,但店主執意不肯。姑娘性情剛烈,當即氣絕身亡。店主後悔莫及,將女兒安葬在後山坡上。不久,姑娘的墳頭上,竟然長滿了郁郁蔥蔥的丁香樹,繁花似錦,芬芳四溢。書生驚訝不已,從此便每日挑水澆花,從不間斷,終生與丁香花相依相伴。

  講完這個故事,丁香流淚了:“你不是爲主打歌苦惱嗎?就定位在淒美上,借花懷人,用木吉他伴奏,表現‘憂郁,表現‘夢,表現‘感懷……其實,樸素是最好的。”

  這句話一下使唐磊如夢初醒,對呀,樸素和簡單就是最高的境界呀。一把木吉他,一首校園民謠,一段淒美故事,這多好!他非常興奮,抓住丁香的手大叫一聲:“知我者,丁香也!我專輯的這首主打歌就叫《丁香花》。我一定要寫好,把它送給你。”

  无边的黑夜,唐磊借着一荧孤独的灯光强迫自己沉静下来,他和丁香的交往像黑白胶片既清晰又破碎斑驳,他无法想象一个女孩在“听到生命时钟倒计时的滴答声”时是何种心态。生命之于她,本应是灿烂和明媚的,而她却惟有微笑着,坦然着,甚至带点若无其事地去迎接死亡的到来。想着想着,唐磊的泪一次一次滚落。 天明时分,感慨万千的唐磊,一气呵成写下了一曲凄美哀绝的《丁香花》:

  你说你最爱丁香花/因为你的名字就是它/多么忧郁的花/多愁善感的人啊/花儿枯萎的时候/画面定格的时候/多么娇嫩的花/却躲不过风吹雨打/飘啊摇啊的一生/多少美丽变成的梦啊/就这样匆匆的走来/留给我一生牵挂 /那坟前开满鲜花是你多么渴望的美啊/你看那满山遍野/你还觉得孤单吗/你听那有人在唱那首你最爱的歌谣啊/城市间多少烦恼/从此不必再牵挂/日子里栽满丁香花/开满至盛美丽的鲜花/我在这里陪着她/一生一世保护她

  暖暖的冬陽照進了病房,唐磊輕撥琴弦爲丁香吟唱,感動在彼此心間流轉,那一刻,音樂消退了悲傷。

  《 丁香花》很快录制成功,朴素简单的配器一下抓住了听众的心。唐磊把这首歌放在网络上,旋即火了起来。一时间,整个互联网上开满了丁香花,《丁香花》唱红了中国。

  當這首歌傳唱開了的時候,時間到了2004年2月14日。這天夜裏,病榻上的丁香多次休克。冥冥之中,她又一次聽到了生命時鍾倒計時的滴答聲,她清楚,當明天清晨到來時,那輪新鮮的太陽已不屬于她了。本來她答應讓唐磊哥哥牽著自己的手去北京西山看丁香花的,她說,丁香花開的聲音是世界上最靈性的歌聲。

  但她等不到了。就在這天深夜,她一陣猛烈的劇咳之後,床單上噴灑下點點血迹。她覺得天昏地暗,全身沒有一絲力氣,蒼白的臉上虛汗直淌。她沖著唐磊說了一句話:“……我沒力氣了……我堅持不住了,原諒我……”之後,她閉上了眼睛。

  窗外沒有風,整個世界仿佛萬籁俱寂。月光很蒼涼,夢中那匹飄逸的小白駒呼嘯著朝開滿丁香花的墓地跑去。丁香曾說過要給唐磊的專輯寫一首歌詞,是一首愛情的歌,可還未及動筆卻匆匆走了。在入殓之前,唐磊很想撫摸一下丁香那張冰清玉潔的美麗的臉,很想很想爲她梳一次頭發。當他最後凝望丁香的時候,發現她的眼角還留著一滴晶瑩的淚花……“丁香,我的專輯馬上就要出版了,就叫《丁香花》,你在天堂能聽見嗎?”

下一篇上一篇

猜你喜歡

熱點閱讀